盛夏丿

写出来的东西让自己爽了就够了

平凡的勇者(五,突然被催更)

    我甄平凡今天竟然被催更了你敢信。

    不知道为什么,厄诺兹这个世界,突然有了手机?没错,前一天我们连固话都没得用,今天突然就可以玩智能手机了?

    虽然有那么点莫名奇妙,但是有手机为什么不玩呢,这样我摸鱼的时候又多了一样事情可以干了。(达成成就:在异世界刷老福特)

    我用手机把我之前写的玩意发了出去,虽然人气就和这个叫盛夏丿的一样惨淡,但是我也无所谓了。

    就在今天,我突然被催更了,不是评论催更,也不是私信催更,是直接打了个电话来叫我快点更新,卧槽这人怎么知道我号码的。

    “喂,请问哪位?”

    “甄平凡是吧?”对方的声音很熟悉。

    “是我,有何贵干?”我喝了口水。

    “快点更新。”

    “卧槽你谁!”我当场把水喷了出来。  

    没等我反应过来,对方就直接挂掉了电话,留下我在风中凌乱。

    我现在仔细一想,这个声音好像是那个睿智神明啊……这虽然似乎不可能,但是也不排除,毕竟除了神,我还想不到有谁可以一天之内把智能手机普及到一个世界的人。

    于是我又打了一通电话回去。

    “干什么宰种,烦劳资打游戏。”

    “请问你哪位啊。”

    “我啊,今天被迫下凡来体验生活……你管我啊,没活干吗,滚。”对方挂了电话。

    ……

    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但是既然有人催更了那我就更新吧。

    来说说我的近况吧。

    自从两个妹子来了之后,生活都不一样了,首先就是我知道了苏萤这人睡觉打呼噜……真吵。

    还有就是,以前出去做任务,我主要是一个人摸鱼,然后苏萤干活,我只是起到辅助作用,自从莉莉丝大小姐来了之后……我们就是两个人一起摸鱼了!

    莉莉丝虽然魔法天赋还算不错,但是平时出去干活主要工作还是摸鱼,有什么事都让雪梨和苏萤干了,虽然一个是骂骂咧咧地干活,一个是心甘情愿为大小姐干活,不过没差。

    每次出任务,我们两个都是随身携带躺椅,然后躺一边喝茶,为了不让我们存在感太低,时不时就放个增益魔法给他们加个buff什么的。

    所以现在四人小队被分成两组——摸鱼的和干实事的,什么叫男女搭配干活(摸鱼)不累,这就是了。

    对了,也辛亏那个神下来了,她才终于跟我多聊了会天,我才终于知道这个神到底给我加了什么鬼buff。

    她说是给我加了个主角光环

    作用就是,一,我会吸引很多事情做,什么破事都有我的关系。二,我还会吸引一些人到小队里组成主角团。三,整个小队都不会意外死亡,死了也会复活。四,运气会变得很差。

    我说这个buff又给我一堆事做,又让我运气变差,几个意思。

    “你小队里有个人自带金手指被动,运气方面互补回来了,不然你必定天天出门踩狗屎。”神明说。“这个东西是因人而异的,不知道为什么到你这就是个dbuff,反正我现在也不能帮你改,你好自为之吧。”

    先写到这里吧,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荒诞童话(一,荒诞之令)

    很久很久以前,一个庞大的国家被它的国王统治着。

    这位国王并不是什么昏君,庸君,更不是暴君,在他的统治下,国家井井有条,他也受到百姓的尊敬。

    他很喜欢听故事——尤其是那些荒诞不经的、讽刺的故事,甚至经常找齐全国大臣一起开故事会。大臣们为了让国王开心,也会准备许多让人听上去就觉得很奇怪,以至于无法理解的故事,但是国王听得很开心。

    国王年事已高,但是仍然爱笑,爱听故事。有一天,他又召集了所有的大臣。

    他说:“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很讨厌那些古板的玩意……我年事已高,迟早会成为历史,关于我的历史也记录了不少了。但是我很讨厌历史,太枯燥了,我不希望我的后人是从一份枯燥的资料上看到我的,所以,我决定把我在位期间的记录,全部销毁!”

    国王挥了挥手,但是在旁边负责记录的官员仍然愣着,一脸“我写了几十年,你说销毁就销毁了?”的表情。

    最终他还是一把火把那本写了几十年的厚本子烧了。

    “当然,我也不可能什么东西都不留下。”国王继续说,“我现在命令,举国上下,全都给我去收集故事,无论是外国人,还是本地人,只要有故事,就有赏,越荒诞越好!把好的故事全部写到一本书里,只写一本,不要多。一千零一夜可以有一千零一个故事,我要比它还要多!”

    此时,一个平民冲进宫殿,被守卫拦下了。国王走过去问:“年轻人,你有什么事吗?

    年轻人反问国王:“陛下,您刚刚是不是说,只要有故事,就有赏,而且故事越荒诞越好是吗?”

    “是的,你是不是有故事要跟我讲啊?”

    “国王您听好,曾经有一位荒诞的国王,他下令烧掉了关于他的所有历史,后人甚至都不知道这位国王叫什么名字,他年老时还出动了全国的力量去寻找荒诞的故事……国王您觉得这故事好吗?”

    国王听后先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起来,“小伙子你这是讽刺我呢,好,可以,故事不错,赏你三十个金币。我想了想,我总不能让后人连我的名字叫什么都不知道吧,所以,把我讲故事那几段历史删掉,然后其他的重新写回来吧。”

    书记官:(内心有一万句脏话不能说)

    此后的一年间,国王收集了许许多多的故事,就有了本书。


PS:本书切忌逻辑怪观看,有可能会引起各种不适


荒诞童话(序)

    某一天,你整理房间时无意间翻出了一本古旧的书,上面厚厚的灰尘盖住了封面的字,哪怕你用鸡毛掸子拍了拍灰也仍然看不清,也许上面可能根本没有字吧。

    你不记得你什么时候买过这本书,或者说它根本不可能是你买的,从封面硬币厚度的灰尘与锈得不成铁样的铁质书框可以看出它的年纪可能比你还大了。

    出于好奇心与强迫症,你还是想把书表面擦干净,看看上面都写了什么,但当你真正拿起书本的时候才明白什么叫做“知识就是重量”。废了好些劲,你才把这本大书搬到桌上。

    你想翻开了书本,但是刚摸到纸就感觉不对劲——羊皮纸。你心里虽然想着:“这书看来是真的古董了,里面不会全是古文吧。”但是还是打开了它。

    打开第一页一看,果然是全是密密麻麻的奇特符号,你甚至看不出这是什么语种。你呼了口气,刚想合上书,书上的符号突然发出些许微光,变成了你可以看懂的文字。

    你虽然惊愕于眼前的不科学现象,但是出于好奇还是决定先看书吧。

    书的第一页写着五个字:荒诞童话集

    你想翻开看看,但是里面的古文字还在缓慢地自动翻译着,你无法看到故事的全貌,你在想是否要等待它翻译完。


你的选择?

A,我觉得可以等等(等我更新这个合集)

B,什么辣鸡玩意还要我等(直接退出)


神明自传(三,神的工作)

    我最近派了一个勇者去打败我所管理的世界的魔王,虽然我知道,他肯定打不过,但是我还是让他去了。

    我知道,这和我不浪费任何一点时间的原则相违背,各位可能会说我直接自己下去把魔王给鲨了不就行了吗,安排一个勇者去慢慢练级慢慢打多浪费时间。

    你们以为我不想直接下去干掉魔王吗?我……我打不过啊!淦,我说到这里就很无奈,我一个神明甚至搞不定自己管的世界的人。

    首先,我的身体素质比其他神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都和凡人没什么区别了;其次,我的神力也比其他神要弱,因为神主要靠信仰战斗,大家觉得你有多牛逼你就有多牛逼。但是问题来了,我自从接管这个世界以来,几十万年没下过凡了,我管都没管过这个世界,人们甚至都不知道有我这个神,哪里来的信仰可言?

    一句话总结,我除了智商,一无所有,但是就算有智商,我还是打不过下面的魔王,神界领导让我必须有所作为,于是我就随便派了个人过去嘛。

    我都不是很想干这行,管理世界什么的真的麻烦。神明拥有创造世界的能力,当初我正在写我的RPG游戏剧本,我竟然写到睡着了,还梦游,以我做的RPG游戏为蓝本创造了一个世界。

    然后我还不能随便把它毁灭了,也不能甩给别人,因为神界规定自己搞出来的自己要管。

    现在出现的这个魔王,是属于可以灭世程度的,所以神界要求我必须要去搞定,那天:

    “鸢谷小姐,你所管理的世界出现的灭世级的人物,请为了你世界和平,立刻采取措施。”神界管理人员跟我说道。

    我正刷着游戏:“什么玩意?谁要毁灭世界?让他毁!老子不管。”

    “你要是不管我就断你家网了。”

    “算你狠,但是我要怎么管?”

    她贴过来小声跟我说:“其实就是走个程序嘛,象征性管管就行了,要是真不行我们也不会怎么样的,尽力就好。”

    “哦……”我点了点头,“我等会去抓一个幸运鹅拯救世界好了。”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个世界我都懒得理,那都是我几十万年前的剧本了,我现在是不怎么看的下去的,以前我都写的什么玩意。

    至于他到底能不能拯救世界,在那个世界发生了什么,你们自己去看甄平凡写的东西吧,我这就不多提了。(话说甄平凡好像很久没更新了)

    我还真是越来越没有神明的样子了,不过神明这份工作真的无聊。

    下次见吧凡人们。


【相声】喝酒误事

这里是一个因为对自己的文笔不满意所以准备转行说相声的盛夏

先让言洛两位老搭档来说一段吧

特别提示:未成年人请勿饮酒


一一一一一一一


天依:大家好。(鞠躬)

言和:大家好。(鞠躬)

天依:虽然在场的各位可能都认识咱们,但是自我介绍还是要做一做的。我叫洛天依,那位言和,咱们是V家著名相声演员……

言和:您等会,怎么就著名相声演员了,我们主业是干什么的你忘了?

天依:哦,对,V家著名歌姬。

言和:这就对了。

天依:就是唱歌的,偶尔是说相声的。

言和:诶。

天依:熟悉的都知道,言和,言老师,是非常完美的一人儿。

言和:不敢当,不敢当。

天依:您还别谦虚。你们看,言和她长得眉清目秀的,又大长腿,说话还好听,这样的人可不是大街上随便拉一人能找到的。

言和:您别介,我听您说话怎么感觉你是安排人相亲的。

天依:所以言和的粉丝数就很高啊,我都有点羡慕。

言和:别介……你羡慕什么呀你,你粉丝还比我多点呢。

天依:我不管。跟你们说,别看言和这人平时正儿八经的,这人其实很沙雕,我前几天就见到了。

言和:不是,人都有沙雕的时候嘛,而且我前几天干什么了我。

天依:就之前,老V不是请客吃饭嘛。

言和:是有这回事。

天依:阿绫和龙牙有事没来。

言和:人家有钱,不差这顿饭。

天依:然后明明通知了墨姐,但是她没到。

言和:墨姐怎么看都不像会鸽咱的样子啊,鸽也说一声。

天依:她没反应过来。

言和:嚯,这反射弧也忒长了。

天依:结果到场的就只有老V,摩柯,你和我。

言和:人是少了点。

天依:老V这人你也知道,不能喝还硬要喝,还要让别人陪他喝。

言和:逞强。

天依:然后十分钟之后老V就倒下了。

言和:这也太弱了。

天依:您还别说人家,你当时也是逞啊,虽然你比老V能喝点,但是还是醉得六亲不认。

言和:这不至于吧。

天依:对,一般喝成这样是不至于,但是你当时跟老V杠上了,喝酒不吃菜的,但凡有一粒花生米都不会醉成那样。

言和:醉成哪样了您说说。

天依:你连我俩蓝毛都分不清,把摩柯当成了我还给他灌了一杯。

言和:然后呢?

天依:然后摩柯就先走了,我把老V丢下,总不能把你丢下对吧。

言和:老V也是够惨的。

天依:你就嚷嚷着还要喝,说自个没醉,接着没两口就断片了。

言和:我也是不太能喝。

天依:没多久言和就醒了,就开始唱歌,冠世一战,然后边唱边嚷嚷着要找人决斗。

言和:上头了我这是。

天依:就跑啊,要找人决斗,拦都拦不住。到了一个漫展里头,大喊一声:谁敢杀我!?

言和:戏精上身了。

天依:还真的有人应了,从人群里头走出来一个coser,穿着一身女仆装……长得还挺可爱的。

言和:咳咳。

天依:她一看这人,瞬间就吓到了。

言和:怎么了?

天依:她一看这一米五的大高个,吓得那是魂不守舍。

言和:我看我这都不是喝多了,是失了智了吧。

天依:只见那人一招猛(猫)虎上山,再接一招猛龙过大江,跳起来一拳……就打到了言和的膝盖。

言和:嗨,就介啊。

天依:然后她就捂着膝盖,嗷嗷直叫,说什么腿折啦,要死啦,吾妻儿汝养之啦……

言和:我哪来的妻,哪来的儿。

天依:再一看对面,手折了。

言和:我们这是打假赛的吧。

天依:后来把言和送回家已经是晚上了,第二天还是得上班的,我就赶紧回自己家了。

言和:日子还得过。

天依:结果我到了公司,一个人都没有。

言和:这是怎么回事?

天依:阿绫和龙牙在外地出差。(度假)

言和:墨姐呢?

天依:墨姐还在我们去吃饭的地方等咱呢。

言和:这反射弧也是长的厉害,那摩柯呢?

天依:他说他手折了。

言和:那我呢?

天依:腿折了。

言和:去你的吧。


【白学物流】德克萨斯后宫失火记

我已经不敢打CP的tag了嘤嘤嘤

毕竟都白学现场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在罗德岛,每天最“热闹”的当属企鹅物流的专用宿舍了。

    每天,可颂都辛勤地在门口摆摊叫卖,这个宿舍和她并没有什么关系,明明自己也是企鹅物流的一员,但是她不住这,反倒是拉普兰德进了这个宿舍。

    “博士你为什么不安排我到德克萨斯她们的那个宿舍呢?”可颂也曾问过。

    博士说:“有句俗话说得好,四个女人一台戏,尤其是她们四个,一定特别好玩……我告诉你条财路啊,你每天就在这里卖点爆米花,瓜子什么的,生意一定特别好。”

    可颂虽然感到有点莫名其妙,但是听到这是条财路,还是照办了。

    “可乐花生瓜子爆米花……”

    “我来一份爆米花。”

    “我要瓜子。”

    罗德岛的干员们堆在窗户旁,看着宿舍内比六国大封相还好看的大戏:

    “能天使你怎么能这样!之前和德克萨斯出去都不带上我……”刚开完演唱会的空对能天使说。

    “什么!?德克萨斯出去竟然带你不带我?”拉普兰德几乎是以瞬移一般的疯狗速度跑了过来。

    “空你出去开演唱会没过来我能怎么办,拉普兰德你就别想了你,人家德克萨斯看见你就烦的说。”

    拉普兰德瞪大眼睛:“不可能,德克萨斯怎么可能讨厌我?”

    “德克萨斯就是不喜欢你嘛……”

    此时的宿舍门口,博士和一众干员吃着爆米花大呼精彩。他当初特地把这个房间的隔音做得很好,而且故意开了这个窗,装上了里面不透光的玻璃以及窃听器。

    “果然,只要调德克萨斯出躺门,这里就有戏看。”博士笑着点点头。

    “这个比那些个狗血偶像剧精彩多了。”干员红豆吃着爆米花说。

    “对呀对呀。”

    “你们在干什么?”德克萨斯提着剑走过来,身上的衣服有些脏了,显然刚刚砍了几个整合运动。

    “我们?我们就是……聚众吃吃喝喝的……没干什么,对吧各位。”博士慌忙狡辩道。

    “对对对,我们没干嘛。”其他干员们也附和地说。

    “哦,那你们吃好喝好,我回去休息会。”德克萨斯从一个纸盒子里抽出一根巧克力棒,叼着进去了。

    德克萨斯一进门,里面就安静了一会,随后就是“德克萨斯你累吗?要不要帮忙按按?”“德克萨斯没受伤吧?”“德克萨斯你做得到……”

    说最后一句话的某鲁珀话没说完似乎就被德克萨斯打回去了。

    “德克萨斯,真是个罪孽深重的女人。”众干员默默感叹着。

    然而,德克萨斯的罪孽和干员们看热闹的本事远不止如此,罗德岛内部甚至还有炒股下注的——当然,瞒着德克萨斯就是了。

    这看似是普通的一天,但是却又如此不普通——德克萨斯的后宫……不,企鹅物流的宿舍起火了——真.起火了。

    具体发生了什么呢?据博士和干员们所说,是因为拉普兰德和能天使在宿舍操练,旁边的空甚至唱起了战斗之歌,由于战斗过于激烈,以至于打出了火花点燃了窗帘……别问博士和干员们怎么知道的。

    对德克萨斯的解释:“意外起火罢了,没有发生什么特别的。”

    “真奇怪啊……怎么会起火呢。”德克萨斯吃着巧克力棒喃喃着走进宿舍。

    “博士,我们要说实话吗?”

    “还是算了吧,就当咱啥也不知道咱也不敢问。”

    “嗯,行吧。”


蒸汽组中秋活动第一棒


    不久不久以前,有一个人叫海伊,大家叫她水母巫女,她非常擅长诅咒的法术,她将自己海蜇皮的身份贯彻得非常好,整天瞎鸡掰皮。很多人不认识她,但是却都被她诅咒过了,包括……

    “(粗鄙之语),我终于找到了,海蜇皮你今天死定了。”赤羽提着一把菜刀来到了巫女家门口。

    记得那天,她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逮着一个诅咒一个,赤羽也是其中之一。

    诅咒多种多样,而赤羽中的是最恶毒的那个……

    自从被诅咒之后,她买方便面永远没有调味料,而且点的外卖都会送得特别迟!

    进入巫女的宅邸,四周一片漆黑,阴森森的,似乎还隐隐约约能听见少女的哭声。赤羽心里虽然有点慌,但是想起这些日子吃方便面没有酱料包的悲催,一股怒火冲上心头。

    赤羽拿着刀,一个个房间踹门,突然,一个声音响起:“别踹了,我在这,左转第二个房间。”

    她走进那个房间,看见一个人葛优瘫在沙发上。

    “你是来找我报仇的嘛?”

    “嗯。”

    “那好,来,快杀了我,我不活了。”那人往沙发上一躺,大喊着。

    赤羽有点意外,走过去之后,看到一只宛如失去梦想的水母一样的海伊安详地躺着。此时,赤羽想的,不是终于可以报仇了,也不是这人到底怎么了,而是……

    “啊啊啊啊她好可爱,这么可爱我还报什么仇,怎么办看她要哭不哭的样子好想欺负她哭……”赤羽的心里开始叨叨,脸上泛出了一点红。

    “你愣着干什么嘛,来,砍我!”

    “不是……你这是怎么了,以前你不是很很皮的吗?”赤羽放下刀,问。

    “草,你也不能杀我了,你走吧。”

    “你别那么着急赶客嘛,我就问问。”

    海伊掏掏耳朵,说:“就是因为我当年太皮了,现在诅咒反噬回来了,枉我水母一世英名,现在只剩皮了。

    知道我这里为啥黑灯瞎火吗,因为经常跳闸所以没什么事干脆就不开了,你吃个方便面也就没调料,我吃方便面连渣都没得吃,点外卖,外卖小哥必出车祸,我已经被外卖公司拉进黑名单了你造吗?

    当初我对一个想死的人下了怎么自杀都死不掉的诅咒,我也被影响到了。我都不想活了,但是现在弱的连上吊的力气都没有,本来我想找个人杀了我,结果他们杀我之前都凉了……你还是快走吧,免得也出事。”

    赤羽显然还不想走:“就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吗?”

    “办法还是有的……”

 


一只鸽子的命运

半小时不到的极限摸鱼

没有什么意义

看着好玩就行了

也没有暗示什么东西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我是一只可爱的鸽子。

    我的一生非常快乐,我也从未想过死亡,直到那天……

    主人把我送给了他的兄弟,我在主人家吃过了饭,昂首挺胸走进了新主人家的院子。

    新主人长得很和善的样子,还请我吃玉米粒呢,但是我并不是很饿,也就没吃,我突然听到他说什么:“这样下去肯定不行的……”然后就捏住了我命运的后脖颈,用他那冰冷的无情铁手拍拍我的毛,我感受到了恐惧。

    他看着我,我不敢动,他接下来咂咂了嘴,叹了口气,说了句:“不如把它烤了。”

    我头一次感觉到死亡离我近在咫尺,开始扑腾,可是仍然无济于事。

    冰冷的刀架在脖子上,伴随着送终鸡的叫声,我就不记得接下来发生什么了。


    今天给大家做一道家常烤鸽子,首先我们把这只鸽子处理好,这个过程比较血腥,同学们可以交给摊主处理。

    然后放入一个容器里,加入适量的料酒,盐,油以及其他调料,同学们加油根据自己的口味添加调料,腌制半小时之后就可以架上火烤了。

    同学们,你们学会了吗?


神明自传(二,神的童年)

    我,鸢谷,别人一般叫我小谷,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神明。

    凡人可能会想,神一生下来就是神吗,有童年的吗?我告诉你神还真的有童年。

    神的童年时光同人类一样,也是非常短暂的,也就只有几万年而已,一般我们神是一百八十万岁大学毕业,但是我几千岁的时候就已经相当于提前毕业了。

    我之前提到过,我曾经读遍了神界所有的书,泡了很久图书馆,那么具体数字到底是多少呢。

    我还是个五千多岁的小孩的时候,我蹲在神界最大的图书馆有一万年以上,我那段时间都住在图书馆了,几乎所有时间都拿来看书,毕竟神不用吃饭睡觉不用担心猝死,然后我一天大概看个百八十斤的书。(没错书的量词是斤)其实我可以看得更快,但是我需要大概思考一点点的时间去参透书里的内容,然后再用一点点时间去感悟一下书的感情。

    当时我出了图书馆才意识到我已经快两岁了,这些年一直在图书同一个位置坐,就算我裙子的料子再怎么柔软,凳子也要被我磨掉一层皮。

    如果你现在要我去评价我当时的做法,我只能说:干的漂亮!

    我将所有时间专注于看书一件事上,这导致原本就阅读和学习能力超群的我得到了非常恐怖的知识量,就算我几千年都没去上神界小学,但是知识储备量却比大学教授丰富几倍。

    你可能会怀疑我们神界教授都是假的吧,其实不是。神也不是完美的,有些神天生力量强大,有些睿智聪慧,像我这种的就是走了一个极端——我的体力甚至不如一个比较强壮的凡人,但是相对的,我的智商比那些身体健康的教授强很多。

    虽然我可以用我的知识,指着教授们的鼻子骂他们学艺不精,但是由于我打不过他们所以我一直没这样干。

    正因为我在图书馆住了这么久,我成为了校霸——哪怕我公然翘课,不写作业,甚至侮辱老师(当然我并没有这样)我也不会有什么事。

    我教这群老师还来不及嘞,他们有资格教我吗?而且学校不让打人,所以老师是不敢打我的。

    当时很多大我几十万岁的学者都来找我请教,后来他们很多都出了名,发明了一些奇奇怪怪的玩意,现在想来我好像不小心推动了神界的发展呢哈哈哈。

    那为什么他们会知道我当时一个小屁孩能懂那么多呢?就……我当时吧刚出图书馆,然后很多社会常识都不了解,遇到一个秃头在开记者会,讲他新研究的东西有多牛逼。

    我当时一看那玩意就是错的,这货到底研究了个什么玩意,白学了吧,好多错误的说。

    然后当时我一个没忍住,就上去拆台,他讲得正嗨,我就说:“我有意见!”

    这个秃子问我:“小朋友你在这里干嘛?别走地方了。”

    “我说,我对你的研究,有意见!”我愤怒地迈着我的小短腿,走上台,然后跟他讲了讲道理……

    接着全神界的学者都认识我了。

    其实我这个能力吧,确实是开挂了,当然,也有比我更开挂的,可惜他挂了,只活了几十亿年就英年早逝,他可以说是用自己的寿命和体质换来了强大的智商,比我更极端一点。

    那我的童年除了看书和当校霸,没有别的了吗?当然是有的,那个比我更开挂的人研发出了互联网,电脑,手机等一系列电子产品之后就因为开挂过度而挂了。

   没错,然后我就患网瘾了,这很大程度造就了今天的我,我当时一直在研究互联网,我把研究心得匿名一发,随便谁爱抄袭就抄袭了吧。

    然后我发现当时最火的电子游戏……源代码都是我写的……

    我刚碰网络那段时间不玩其他人的游戏就是因为这个,因为我自己做出来的东西能比他们好几倍。

    他们抄的代码是我第一次的研究成果,是bug最多也是最不完善的,但是在当时的神看来已经是有点东西了。我后面好几次的完善研究都懒得发出去,自己做游戏给自己玩,界面非常简陋,因为我不用吸引玩家,我自己玩得爽就行。

    我很喜欢小说,很喜欢奇幻的世界,所以我的游戏剧情也是一股小说味,话说我似乎创造了神界第一款MMORPG。

    自己搞出来的破东西被我不断完善,更新,增加新东西,甚至是立绘我也画了,我当时只是个孩子,就培养出了我的孩子,我看着它长大。

    这款游戏被我藏了很久,它后来发生了什么我们以后再谈。

    虽然我是这游戏的管理员,想要什么就有什么,但是我很少给自己开挂,只是平平淡淡地体验它,改进它,它像是我的孩子,我要给它尊重。

    其实我当时也只是个孩子,心态就类似于一个儿童给自己做玩具玩罢了,没有思考上一段的那么多东西,只是觉得开挂不好玩罢了。

    我的神生是开挂的,其实真的不是很好玩。

    我只是在打磨我热爱的东西,书本是如此,游戏亦是如此。

    其实我真的不怀念我的童年,因为它不像童年,神要明事理需要很长时间,所以其他神的童年可能就是没心没肺高高兴兴地玩,而我却在各种发愁地搞不知道有什么用的研究,没有孩子的单纯。

    我不知道该写什么好,因为我不觉得我当时做错了什么,我也不觉得我做得很好,我只是感觉我没必要去瞎折腾,像个傻子一样,小小年纪搞什么啊。

    也不用羡慕我什么,我只是一个天赋和爱好正好撞到一块的幸运儿罢了。

    我边回忆边写这些东西,我都觉得不可思议,我的童年都干了什么啊,我感觉我不是在写一个小孩了,肯定很多人都不信的吧,一个一万多岁的神怎么可能做到这样,心智都没成熟就如此有毅力,假的,肯定是假的。

    如果让我重新经历一次童年,我也不知道该干什么,怎么选择,可能……我还是会选择当个傻子,重走一遍我的老路吧……

    哎呦我(脏话),我今天的休息时间超时了,回忆童年真麻烦,再nmd见!

扩一个

音乐方块:

占tag致歉
还在为没有粮而困扰吗?还在为没有素材而咕咕咕吗?九月三号报名截止。水火组创作接龙欢迎加入!